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永华艺术动态

鉴赏古画中明式家具的意境之美!

发布日期:2021-11-16信息来源: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hll8LizlOPuQaoxlLGHeVw

微信图片_20211116093345.jpg
微信图片_20211116093349.jpg

明人朱瞻基行乐图卷 故宫博物院藏


很多古典家具爱好者是“明粉”,喜欢明式家具素雅、简练,以及方与圆优美结合带来的韵律感。除了研究传世的明式家具,古画里的明式家具也同样值得玩味。其中,有不少流传至今的经典,也有极具文人个性的家具。我们在赏画之余,不忘窥探一下陪伴过古人的那些明式家具。

暗藏奢华的宫廷家具

微信图片_20211116093352.jpg

仇英《汉宫春晓图》局部

故宫博物院藏

明代仇英所画的《汉宫春晓图》虽然描绘的题材是汉代宫廷的女子生活。但无论人物服饰还是里面出现的家具,则有不少参考当时明朝的样式。

微信图片_20211116093356.jpg

仇英《汉宫春晓图》局部

所以,画中出现的明式家具很多,包括平头条案、方几、古凳、无不彰显着皇家高贵、奢华的气质,从外形来看,应为典型的明式家具。

微信图片_20211116093359.jpg

仇英《汉宫春晓图》局部

尤其用于陈列展品的大条案和长案是明代常见的家具种类。最早的条案礼仪功能大于使用功能,主要用于放置牌位。随着历史的发展,到了明代,除专设一个祭拜祖先的厅堂外,日常起居的厅堂房间内,大条案上也成了供佛与摆放瓷器、奇石、古物的地方。

文人的气派雅集

微信图片_20211116093402.jpg

杜谨《玩古图》

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这是一幅描绘文人雅集场面的古画,设色工整细腻。该画中主人公是一位文雅的文人,他在庭院里与客人一同鉴赏文玩的情景。

主人和客人之间摆放了一张一腿三牙长案,上面放满了铜钟、铜鼎、铜壶以及青瓷烛台、香炉、碗、洗等古玩器物。主人坐在靠背椅上,身穿便服,腰部束带。左上放置了一张方桌上,上面则放置了册页、手卷、瓶、香炉等,两侍女正在桌上检点古物。而主人背后还放置了巨大的屏风,屏风四周做了雕刻了精美的宝相花图案,内嵌海水江崖绘画,大气磅礴,在环境清幽的园林中起到很好的气氛烘托作用。

宋代家具的延续

微信图片_20211116093409.jpg

唐寅《韩熙载夜宴图》

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

《韩熙载夜宴图》是五代十国时期顾闳中所作的名画。而唐寅所画的夜宴图,虽为临摹,但画中家具与原画中的家具差别不小,唐寅这幅图中描绘的应是明代本朝家具,基本可以把画中的家具看成是宋代家具的延续。

微信图片_20211116093412.jpg

唐寅《韩熙载夜宴图》

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

比如明式家具中的经典 “夹头榫画案”,与画中的桌子比较接近。其牙条窄而厚,牙头方短,形态古朴,并无其他纹饰,且足间加横枨两根,与画中所画桌子相近。

画中还有一张不太明显的椅子——交椅。如果留意细节,可以发现椅子上覆盖有椅披,这是古代椅具的标准用法,椅披的使用一直延续到清代。

明代文人室内陈设

微信图片_20211116093416.jpg

唐寅《李端端图轴》

南京博物院馆藏

李端端是唐代名妓,当时一些著名文人喜与她交。她所居住的善和坊,后人即以士人游冶赋诗之地称之。此图是唐寅根据唐代范摅《云溪友议》关于李端端的故事而作。画中的家具是典型的明代居室家居陈设。主人公坐在一张交椅之上,下踩脚踏,其后有两扇一体的山水画屏风环绕。

在古人的居室中,这类屏风多做成可以开合的折叠形式,亦称折屏,在屏风的屏心上往往绘有远山近水等景致的画面,通常放在床榻圈椅等坐具后面,起遮挡作用。


微信图片_20211116093420.jpg

唐寅《李端端图轴》

南京博物院馆藏

在画面的右下角,有一张平头案,案面长方平直,案面下为素面牙头,前后两腿之间有横枨相连,四腿为圆材直落到地,整张长案装饰简洁,线条明快,具有典型的明式家具的风格,这幅图描绘的是明代文人标准室内的陈设。

微信图片_20211116093424.jpg

明 仇英 桐阴昼静图(局部)

图片来自网络

此画描绘了文人躺坐于竹林的书斋中,在阅读书卷之余,休憩片刻,闭目养神,倾听流水之声,一副悠然惬意的场景。

画中的桌子应是“四面平条桌”有点相似。桌腿均有些内翘。其结构是腿子与牙条格角相交,先构成一具架子,上面和攒边的桌面结合在一起。显得稳定而牢固,同时又因边抹和牙条重叠使用,可以加大看面,以免显得过于单薄。它可算是四面平的基本式样。进入清代后,四面平式的桌子多数采用粽角榫结构,很少有另加桌面的造法了。


微信图片_20211116093428.jpg

明 仇英 桐阴昼静图(局部)

而画中文人所坐的躺椅则更引人注目。明代躺椅,也有采用交椅的形式,并有“醉翁椅”之名。画中人物所坐的躺椅或许是明人的特制的新颖设计,在古画中并未找到类似造型的椅子。因为在注重礼法的古代,躺在这样的椅子上无疑有失仪态,因此这样的椅子应该在设计上主要考虑了舒适性,方便文人书斋燕闲时,可以放松自我。